险资去哪儿了:中小险企未举牌 巨头定增入场

李虹含指出,监管层更加关注金融稳定和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险资通过定增来参与国企改革、供给侧结构改革,“有助于企业长治久安和永续发展,比以野蛮人身份而直接举牌好一些。”

必赢体育 1

  截至目前,包括南宁百货在内,前海人寿在A股市场攻城略地之后,其资本版图已增加至8家,其余7家分别包括华侨城A、中炬高新、南玻A、万科A、韶能股份、合肥百货、明星电力。

据民生证券2016年11月报告,2014年至2016年11月A股上市公司被举牌的次数共计256次,其中2014年仅3次,2015年以来共253次,保险、私募基金、产业资本是这一轮“举牌潮”中的主要参与方。

吴晓灵也观察到,“今年从7月份以后,监管当局陆续出台了很多的监管规则,实际上就是在弥补现在在资金组织方面所存在的一些漏洞。”

  可以看出,自今年7月以来,前海人寿已明显加快了在二级市场的投资步伐。特别是9月以来,其在二级市场上涉足的公司已达4家。

投资新玩法:通过定增买入股份,举牌港股

12月3日,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一身淑女装扮出现在人民日报社。在当天举办的第十六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原本只是作为论坛开幕式特约主持人的她,出人意料地主动说起了近日格力被宝能举牌一事,并撂下“狠话”:“如果有人要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他们就会成为罪人。”

  调查表明,前海人寿举牌对象大多具有国资改革概念,上述9月进驻的4家公司莫不如此。如作为安徽省唯一商业上市公司,合肥百货被寄予强烈的国企改革预期。此外,前海人寿举牌的南玻A、中炬高新、韶能股份等也都属于广东国企改革概念股。

保监会发布会上透露的消息是,险资在服务实体经济上取得进展。

在监管层态度悄然转向的过程中,个别险资在二级市场的凶猛姿态并未转变。10月底,恒大人寿将9月买入的梅雁吉祥4.95%股权清仓,获取短期价差。不少曾跟风买进恒大举牌概念股的投资者成为“接盘侠”。

  权益投资放宽引险资抢筹

这一局面与2015年和2016年形成反差。当时,以前海人寿和恒大人寿为代表的民营中小险企在资本市场狂飙突进,引发市场震动。

但这一愿望有可能落空。公开资料显示,前海人寿所安排的南玻A高管团队缺乏玻璃行业的从业经验。12月14日,南玻A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公司内部现在传言前海人寿准备出售玻璃主业,这让大家心里很不安。”

  9月“围猎”连下四城

监管遏制激进投资,险资举牌近销声匿迹

前海人寿、恒大人寿被“祭旗”

  (编辑:庞华玮,邮箱:panghw@21jingji.com)

在民营中小险企几乎不再举牌之时,中字头的中国人寿以另一种方式活跃。

相对于证监会的各打五十大板,7月21日保监会主席项俊波的态度则很鲜明:“少数公司进入保险业后,在经营中漠视行业规矩、无视金融规律、规避保险监管,将保险作为低成本的融资工具,以高风险方式做大业务规模,实现资产迅速膨胀,完全偏离保险保障的主业,蜕变成人皆侧目的‘暴发户’‘野蛮人’。”

  其中,以前海人寿、国华人寿为代表的中小保险公司更是成为了险资举牌的“主力军”。除了前海人寿以外,短短两个月时间,刘益谦旗下的国华人寿亦连续抄底了天宸股份(600620.SH)、新世界(600628.SH)、有研新材(600206.SH)、华鑫股份(600621.SH)、东湖高新(600133.SH)、国农科技(000004.SZ)等6家公司。

截至2017年6月30日,中国人寿的权益类投资中,股票资产的总额为2009.87亿元,比例为7.74%,较去年底增长了2个百分点。上半年中国人寿实现总投资收益人民币566.63亿元,同比增长了11.5%。

众所周知,金融创新引领经济增长,但是目前在国内的资本市场里,往往分不清金融创新和妖怪兴风作浪的差别,保险和基金在欧美的资本市场是中流砥柱。而在中国资本市场里,最近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刘纪鹏一针见血地指出,“所谓水下的老妖精,是指一股独大的大股东和内部人控制,这些家族什么时候并购重组,什么时候高转送,不是都由家族说了算吗?没有信息对称,没有制约力量。”

  9月18日,前海人寿一连宣布举牌合肥百货和明星电力。上述两家公司同日发布公告称,前海人寿通过集中竞价交易买入合肥百货3907.44万股,占合肥百货现有总股本的5.01%,另外,其也首次增持明星电力至5.02%。

2016年12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发表讲话称,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但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他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其实,今年5月至8月,保监会曾组织7个保监局对万能险业务量较大,特别是中短存续期产品占比较高的前海人寿、恒大人寿等9家公司开展了万能险专项检查,并对发现问题的公司下发了监管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自今年7月以来,随着A股市场大幅调整,险资开始大举进场扫货,举牌声是此起彼伏。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认为,险资举牌万科、民生银行等一些震动性的事件发生后,监管方面对险资投资资本市场出台了一系列限制,导致险资在资本市场举牌现象中几乎是销声匿迹。

12月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大力振兴实体经济。此前,中央也曾三令五申,要求金融资本要脱虚入实,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这被外界解读为此次监管层集体行动的大背景,政策走向已愈加清晰。

  截至目前,包括南宁百货在内,前海人寿在A股市场攻城略地之后,其资本版图已增加至8家,其余7家分别包括华侨城A(000069.SZ)、中炬高新、南玻A(000012.SZ)、万科A(000002.SZ)、韶能股份(000601.SZ)、合肥百货、明星电力。

除了历时弥久的“万宝之争”之外,2016年12月3日,董明珠在一个论坛上谈及“野蛮人”敲门一事时表示,格力不会对举牌进行应对,“如果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他们会成为罪人。”

监管紧箍咒越念越紧,险资在资本市场将走向何方?

  其中,前海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更是斥资45亿巨资包揽了中炬高新全部定增股份,一跃成为后者的实际控制人。

对于险资举牌现象大幅下滑的现象,资深财经评论员皮海洲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主要还是监管方面趋严所导致。

11月19日,王石声称,万科团队仍在坚守,他坚信万科文化能抵挡住资本的进攻。同时,他也表示,“万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南玻,这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从险资举牌特征来看,大股东持股比例较低、股权分散、价值低估等成为了基本的共性。截至目前,在前海人寿举牌的8家公司中,除了中炬高新以外,其同样通过定增方式,成为了南玻A的第一大股东。而在前海人寿三度举牌万科A之后,华润集团则发起了狙击,通过两次增持,新增万科A约0.4%股份,重新夺回了第一大股东之位。

前海人寿于3月13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经审议通过姚振华不再担任董事长事项,并同意由副董事长张金顺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面对凶猛的险资,中国的实业家真的束手无策?中国的监管层真的无能为力?

  统计数据表明,截至今年5月,保险业资金运用余额已达103054.77亿元,也就是说,保险业权益类投资最高可达41221.908亿元。相比此前30%的上限,权益投资额大幅提高了10305.477亿元。

格力的角色发生转换的不到一年时间内,曾经在资本市场活跃的保险资金如今在举牌上已似乎销声匿迹。不过,险资并未退出资本市场。与前海人寿等民营险企保持“蛰伏”不同,中国人寿为代表的保险巨头以定增等方式大幅加码A股。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刘照普 李永华 张燕 | 北京报道

  9月22日,南宁百货发布公告称,公司日前收到前海人寿通知,截至9月21日,前海人寿通过上交所[微博]增持公司股份至2728.002万股,占总股本的5.01%,首次触及举牌红线。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北京报道

然而,宝万之争愈演愈烈,渐成资本与实业水火不容的态势。7月19日,万科管理层向证监会提交《关于提请查处钜盛华及其控制的相关资管计划违法违规行为的报告》,全文长达9000多字,直指宝能资管计划资金来源等四大问题。

  据公司公告显示,前海人寿买入南宁百货的时间为9月份,买入价格在5.36元/股至6.52元/股。简单计算的话,前海人寿此次增持共斥资约1.62亿元。公司称,在未来12个月内,前海人寿不排除进一步增持的可能。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9日,A股56家上市公司发布被举牌公告,被举牌次数达93次。举牌方并无保险资金出现。

如今,胜利的天平正偏向王石。4月6日,前海人寿控股股东钜盛华将其直接及间接持有的14.73亿股万科股份所对应的全部表决权,不可撤销地、无偿让渡给前海人寿。

必赢体育 2

以宝能系为例,今年2月,因前海人寿存在编制提供虚假材料、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等问题,时任前海人寿董事长的姚振华被保监会给予撤销任职资格和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

据《中国经周刊》记者了解,钜盛华的控股股东为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其持有钜盛华股权的77.03%,而姚振华持有宝能集团100%股权,间接持有前海人寿39.28%的股权,而姚振华通过宝能集团及宝能控股有限公司控制下属核心企业多达49家,其中宝能集团旗下18家,宝能控股旗下31家。

  多家国企上市公司已成为前海人寿的“围猎”对象。继今年9月入主中炬高新(600872.SH)、举牌合肥百货(000417.SZ)和明星电力(600101.SH)之后,前海人寿又将目光瞄准了南宁百货[微博](600712.SH)。

险资高调举牌引发反弹。

——4年间,注册资本从10亿元增至85亿元,总资产从17亿元增至过2000亿元

  而大型险企中,中国人保亦有出手。7月9日,中国人保旗下财险和寿险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分别增持兴业银行(601166.SH)1.47%和1.72%股份。增持后,中国人保及上述两家子公司合并持有兴业银行股份26.79亿股,占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4.06%。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人保此次增持耗资约百亿元。

平安人寿方面表示,此次认购工行H股股票的资金来源于保险资金,来自寿险传统、分红及万能账户,并将对工行H股股票的投资按照股票投资进行管理,严格遵循财务投资的原则。

2016年7月1日,针对宝能系提出罢免万科管理团队一事,张晓军仅回应称,证监会一直在关注相关情况,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会、监事会、高管层均应依照公司法等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的规定,行使权利,履行相关义务。

  9月22日,前海人寿有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之所以举牌南宁百货,主要是看好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公司具有投资价值,亦符合公司资金运用规则。

3月底,因公司治理问题备受关注的前海人寿公告称,正积极引入有实力的投资人。此前,保监会在去年底发文要求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超过保险公司总股本的三分之一。

上述说法也在前海人寿万能险的运作中得到印证。记者了解到,前海人寿曾经主推一款名为海鑫利3号年金的万能险,一度年结算利率高达7.45%,这款产品虽为长期年金产品,但往往购买后的第二年起就无退保费用,因此,绝大部分投保人都在第二年选择退保,形成普遍退保的情况。

  此外,《通知》还放宽了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监管比例,对符合条件的保险公司,将投资单一蓝筹股票的比例上限由占上季度末总资产的5%调整为10%;同时,《通知》还适度提高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的资产认可比例。

以中国人寿为例,今年1月份,中国人寿以150亿元现金认购申万宏源定增中的24.71万股,不过最终在8月初终止。今年3月底,中国人寿参与认购京能电力非公开发行股份,耗资近30亿元,交易后持股比例超过10%。近期,中国人寿通过认购了中国联通非公开发行股份,认购金额为216.99亿元。

董明珠女士说得非常好:“中国的发展离不开实体经济,如果没有实体经济,仅用金融杠杆来搞发展是不行的。”而资本本质逐利,必须具备良好的监管制度来制约,而这个制度就是从治理结构入手,确保资本市场的公平正义,才能使得中国的经济可持续地健康发展。

  对此,在前述前海人寿有关负责人看来,近期,保险资金频频在二级市场举牌主要与当前的政策导向有关。“保监会是今年7月初下发的文件,正是在此之后,才有了险资在二级市场的频频增持。”该负责人称。

8月5日,前海人寿召开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专题会议,前海人寿副董事长张金顺称,对金融工作“回归本源”的指示为前海人寿发展指明了方向。

前海人寿的前世今生

  导读

保监会资金运用监管部副主任贾飙表示,今年上半年,保险资金激进投资得到有效遏制。

公告显示,今年6月,前海人寿又披露了两笔大额不动产投资,均为万能险账户出资,项目资金全部来源于保险责任准备金。截至今年一季度,其万能账户投资不动产出资累计达290.33亿元。

  从前海人寿涉足的上述8家公司来看,其所属行业分别包括地产、电力、食品制造以及商业零售等。其中,南宁百货就成为了继合肥百货之后,前海人寿举牌的第二家商业零售上市公司。

不再高调举牌,今年年初至今险资在做什么?

因为,发行高现金值的产品势必带来高额成本,从而不得不将这些资金配置到收益高以及风险过高的资产项目上,这对广大的投保客户是极不负责的,最终承受风险的不是发产品的机构,而是广大投资者。

  据该负责人透露,截至目前,前海人寿的总资产规模已达1000亿元。若以此规模按权益投资上限40%简单计算的话,其在二级市场的“子弹”或达400亿元。

和以往巨量资金搅动市场相比,险资如今在市场上的行动较为低调。

然而,按照即将推出的新政策,宝能系或将难以通过前海人寿获得在万科的相应控制权。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认为,个别保险公司与非保险股东作为一致行动人举牌上市公司股票,导致大股东意志主导投资决策,损害保险公司利益,要对此类现象予以规范。

  公告显示,前海人寿分两次买入合肥百货股份,买入成本合计约3.22亿元。对于明星电力,前海人寿于9月买入1625.95万股,买入成本约为1.82亿元。前海人寿表示,未来十二个月内不排除进一步增持上述公司股份的可能。

以前海人寿为例,其官网上的最新四则消息均为慈善公益类活动。最近一次是在9月8日,前海人寿向广东韶关全体教师捐赠价值500万元商业保险。

一位曾名不见经传的潮汕商人与一家年轻的保险公司何以拥有如此的能量?前海人寿4年多来又经历了怎样快速,甚至“野蛮”的“生长”过程?

  “公司在二级市场买入权益类资产,主要是为了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该负责人称。“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段进入,主要是保监会已正式发文,从今年7月起,大幅提高了保险资金入市的比例,从原来的30%提到了40%。公司此举也是响应监管层的号召。”

除了中国人寿,罕见举牌现象中的另一家险企为平安集团旗下的平安人寿。

对于保险投资标的,项俊波认为,应当以固定收益类产品为主、股权等非固定收益类产品为辅;股权投资应当以财务投资为主、战略投资为辅;少量的战略投资应当以参股为主。努力做资本市场的友好投资人,绝不能让保险机构成为众皆侧目的野蛮人,也不能让保险资金成为资本市场的“泥石流”。

  此外,君康人寿、阳光人寿、上海人寿等3家险企也分别举牌了三特索道必赢体育,(002159.SZ)、凤竹纺织(600493.SH)、中海海盛(600896.SH)。

李虹含称,虽然险资现在极少参与举牌,但并非是脱离资本市场。由于资金价格比较低廉、规模较大、用途比银行资金和信托资金更加灵活,险资目前在A股资金中仍然占据一定比重。

12月9日,保监会下发通知,称恒大人寿因在开展委托股票投资业务时,存在短期频繁大量炒作上市公司股票现象,且资产配置计划不明确,资金运作不规范,决定暂停其委托股票投资业务。这意味着在保监会放行前,恒大人寿无法在二级市场上再购买股票。同时,保监会还叫停了恒大人寿万能险的互联网销售渠道。而互联网是恒大人寿万能险的主要销售渠道,占比高达91%。

  本报记者 何晓晴 广州报道

9月21日,据保监会办公厅副主任张忠宁介绍,保监会近期出台了加强保险资金股票投资监管等有关事项通知,明确禁止保险机构与非保险机构一致行动人共同收购上市公司,遏制激进保险投资。

董明珠淡定回应“野蛮人”,

  今年7月8日,保监会正式发布《关于提高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监管比例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保险资金权益类投资上限提高10%至40%。

根据偿付能力报告,2017年第一季度末,前海人寿的净现金流为-124亿元,二季度末净现金流为-256亿元。

个别险资特别是举牌控盘绩优上市公司的险资一旦偏离这一方向,会否损害企业的经营,进而有损中国实体经济,成为各界普遍关注的焦点,中国南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遭遇更加深了这种忧虑。

  9月8日,中炬高新发布定增预案,此次发行完成后,姚振华控制的认购对象合计持有公司的股份比例为27.41%,其一致行动人前海人寿将持有公司6.61%股份,共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34.02%,公司实际控制人也从原来的火炬高新开发区管委会变更为姚振华。

9月20日下午,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公司持有海立股份达到5%的比例,意味着其对海立股份实现举牌。而在去年年底,宝能系的前海人寿大举买入格力电器时格力董事长董明珠曾强势回击。如今,曾经痛斥野蛮人的董明珠被外界质疑变成了野蛮人。格力在公告中称,截至目前没有获取海立股份控制权的计划。

当时,王石并未透露其所言的“系列政策”有何具体所指,但谜底旋即被揭晓。

险资在干吗:支持一带一路,仍在加码A股

有媒体披露称,收购万科的部分资金来自“宝能系”使用大量的循环股权质押,在不同金融市场加杠杆后的融资所得。钜盛华质押前海人寿股权及万科股票融资、宝能质押钜盛华股权、姚振华质押宝能股权,融资所得除用于收购万科外,另一方面也解决前海人寿股权收购款和增资款。

今年以来A股保险资金无一例二级市场举牌案例;截至二季度末,持有非银金融及银行股市值较多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也曾分析指出,银行是资金通道,在“宝万之争”中,大量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各种渠道为宝能源源不断地输送“弹药”。但与此同时,我国现行的分业监管体系存在漏洞,一行三会各自为政,难以对激进投资的保险资金穿透式管理。

上述报告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保险资金持有非银金融以及银行的市值较多,分别持有非银金融、银行、房地产、医药生物以及食品饮料等。

她认为,险资是在利用经济杠杆的过程中发大财,缺乏国家意识,缺乏消费者意识,更多是在为自己牟利。如果险资举牌格力,他们不会考虑实体经济的发展,也不会考虑国家的发展。“这样未来会让更多小股民在高杠杆中成为潜在受害者。”董明珠提醒说。

李虹含认为,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不通过二级市场,而通过定增或股份转让来实现险资的持股,相对于举牌来说更加柔和,在信息披露和股权合理、稳定性上更加有序,在监管层面也更容易被接受。

而在回应主持人“有文章说姚振华退出,格力笑到了最后,那请问您是不是笑到了最后?”的问题时,董明珠笑着回答,“如果中国制造业都不要受到‘野蛮人’的侵害,我就笑到了最后。”

据保监会今年9月介绍,保险业在服务国家战略、大病保险、农业保险、巨灾保险等领域快速发展。比如在支持“一带一路”战略等方面,截至2017年8月末,保险资金以债权、股权计划形式,投资“一带一路”项目7414.44亿元,长江经济带2646.08亿元,京津冀协同发展1184.92亿元。

两天之后,在2016央视财经论坛上,董明珠再度明确表态拒绝“野蛮人”。她表示,中国要成为强国,必须要搞好实体经济,用资本手段实现个人的财富目标,是对实体经济的“犯罪”,要拒绝“野蛮人”。

按照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的举牌信息,从年初至8月31日,保险公司共披露了5项举牌公告,其中4项来自中国人寿,1项来自平安人寿。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举牌主要是通过参与定增买入股份,而非通常意义上的通过二级市场直接买入实现举牌。

7月26日下午,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公司股权信息披露有关事项的通知》,针对某些社会资本先收购保险公司、然后以此为基础运用险资举牌上市公司的行为,进行必要的约束。证监会随后也要求“公司的控股股东或持有公司股份5%以上的股东,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获取上市公司股份的,应直接认购取得,不得通过资管产品或有限合伙等形式参与认购。”

9月22日,平安人寿通过二级市场买入596.2万股工商银行H股。本次交易完成后,平安人寿将与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工商银行H股的5%,触及举牌线。

以万能险为主打产品的前海人寿,其投资策略为何如此激进?民族证券首席投资顾问黄博认为,今年万能险的增速与结算利率均大幅下降,导致期限错配与高负债,这就催生了前海人寿等险资产生激进投资模式,如今监管层开始规范万能险业务,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险资也应遵循长期价值投资理念,有序降杠杆。

中国人寿还将目光转移到香港市场。今年5月份,中国人寿参与了青岛港新发H股的配售,斥资7.78亿港元认购青岛港1.8亿股,占青岛港H股的16.38%。

伴随着前海人寿规模保费和总资产的迅速增长,其分支机构也迅猛扩张。公开资料显示,前海人寿成立伊始,便以月均开设一到两家分支机构的速度,快速在广东省内跑马圈地。2014年5月12日,前海人寿上海分公司开业,迈开了其在广东省外扩张的第一步。记者查询前海人寿官网发现,截至今年12月14日,前海人寿总计开设分支机构34家,其中广东省内21家,广东省外13家。

险资去哪儿了:中小险企未举牌,巨头定增入场

无论是13日中午“提前”到达会场,还是在刘士余措辞严厉的讲话后数小时从北京回到深圳,都暗合了此轮监管风暴中外界对于姚振华个人,以及其控制的前海人寿处境的想象。

“将险资当前对资本市场的参与形容为涓涓细流是合适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后,监管加强,保险资管相对比较安分一些。”李虹含认为。

就在数天以前,11月28日,深交所向格力电器发出关注函,要求其就“2016年11月17日至11月28日期间股价涨幅累计达到27%,换手率达到32%”的相关事项进行核查。在收到关注函后的第二天,格力电器开始停牌。

长江证券在分析统计险资中报持股时表示,与2017年一季报对比,二季报险资新增买入151只个股,其中上海银行、东方财富、大华股份、驰宏锌锗以及五粮液新增买入金额较多,金额分别为49.9亿元、41.8亿元、13.5亿元、12.9亿元以及12.1亿元。

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集体喊话,勒缰险资

今年7月,平安人寿举牌在港上市的旭辉控股。9月末,中保协官网连发两条举牌信息披露,均是有关平安人寿的举牌事项。

就在同一天,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表态,保险公司通过各种金融产品绕开监管的套利行为,严格意义上就是犯罪。

从“被举牌”到主动举牌其他上市公司,格力的角色转换时间只不到一年。

监管风暴下的前海人寿

从加仓数量来看,险资对浦发银行、保利地产、华夏银行、兴业银行、驰宏锌锗等持仓数量增加最多,分别增加了13.4亿股、6.3亿股、4.6亿股、2.6亿股、1.7亿股。同时,险资也大幅减仓了部分银行股,其中民生银行、
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以及光大银行持仓数量减少最多,分别减少了23.7亿
股、6.9亿股、2.7亿股、2.0亿股以及1.6亿股。

记者查询发现,2015年,在万能险等新险种推动下,前海人寿的保费收入继续狂飙突进式猛增,但其退保金规模也开始大幅攀升,全年总计退保金额高达14.37亿元,达到此前3年退保金额总和的4.76倍。2016年前9个月,前海人寿共计退保62.9亿元,在同期保费收入中占比高达7.8%,远高于同时期的华夏人寿等同类型险企,金额更是相当于其2012年至2015年退保金额总和的3.6倍。

皮海洲认为,一方面是监管趋严,另一方面优质蓝筹股票今年涨幅都很大,对于险资这种中长线资金很难通过二级市场进入,这时候险资只能通过一级市场中的定增方式进入。

前海人寿还偏爱房地产

目前,前海人寿的万能险新业务已被保监会暂停,禁止其3个月内开办万能险新业务,后续能否放行,要看其整改情况。而万能险为前海人寿的重要保费来源,据保监会统计口径,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占到前海人寿整体保费的80.2%,暂停万能险业务,对其现金流影响巨大。